59778深圳福坛网
当前位置:主页 > 59778深圳福坛网 >
半生缘故事情节天机a2017
发布日期:2019-11-03 11:48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故事发生在春节的第四天,许与沈到一家小饭店吃饭,遇到顾曼桢也在小店,此后三个人就常一起到饭店吃饭,外出游玩。顾在照相的地方失落一只红手套,沈不声不响,独自冒着雨,踏着泥路去找回来。第二天中午悄悄的递给了顾。

  顾因受伤风感冒没有来上班,许、沈正想去看望她,顾遣弟弟到办公室送抽屉的钥匙,请许帮忙取出昨日打好的公文。两个男人吃饭时,就谈到了顾叫弟弟送钥匙的事情,好像怕人家上她家,对她的家庭有一种神秘感。

  顾病愈上班,三人又外出吃饭,许因另有应酬。席间,顾坦白的告诉他:家里有祖母、母亲、一个姐姐、两个弟弟。姐姐因负担家庭生活,先当舞女,后做交际花。她家住的房子就是姐姐的“朋友”送的。现在将要嫁给一个吃交易饭的祝鸿才,搬出去住。

  沈也说出自己家庭的情形,母亲和年轻的寡嫂带着三岁的侄子,开一家皮货店。父亲和一位从良的姨太太,带着娘家母亲及三个小孩住在南京。

  沈的父亲病重,将事业交给沈接管,要他辞职回家,沈回南京后想念顾,请许陪顾同到南京来玩。沈的父亲,见到顾很像他在上海认识的一个舞女,他认为她们俩是姐妹。

  沈到上海看顾,就将父亲的话告诉顾,引起顾的愤怒和误会,她认为姐姐逼于生计,没有什么见不得人,既然沈家有所顾虑,趁早算了,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祝鸿才婚后发了不义之财。曼璐由于自己堕胎二次,想要拢络丈夫,知道丈夫有意染指小姨,不惜装病,让丈夫强奸,将妹妹幽禁一年,生下一个男孩。为恐沈来找曼桢,立刻将母亲全家迁往苏州,沈找到曼璐,她假说妹妹不愿见他,退还他私订之戒指。

  曼桢住院生产,将不幸告诉同产房的产妇蔡金芳,金芳的丈夫帮助她逃出医院,找到教书的工作,不幸又被她母亲找到,劝她和鸿才结婚。曼璐也抱来她的儿子来相求,仍不为所动。有一天路上遇见曼璐的女佣阿宝,说是曼璐病死,鸿才经商失败,就住在这附近。

  一天看见鸿才老家带出来的女儿招弟,也看见自己的儿子。另一天,她看到从鸿才家出来一口小棺材,原来是招弟得了猩红死了。她进屋去看她的儿子也得了猩红热。鸿才不在家,女佣告知鸿才虐待小孩,常不回家。

  她为了救小孩,在鸿才家中照顾小孩十多天,最后,决定嫁给她最恨的鸿才。婚后鸿才发了国难财,又花天酒地,不理曼桢母子。有一天曼桢在诊所发现鸿才带了情妇和孩子也在看病,决心离婚,独力工作扶养孩子。天机a2017

  这时沈父死分家,婚后也搬到上海,心中常常想起曼桢。出国十年的许叔惠从美国回来,沈去许家找叔惠,不意遇见曼桢也在。二人一起离开许家,在一家饭店谈谈别后,沈才说出曾去找她,她家搬了,她姐姐告诉他曼桢嫁给母亲的侄子张豫瑾医生。

  他没有想她姐姐竟做出这样的事!他俩见面,对望半,曼桢说:“世钧,我们回不去了。”他知道这是真话,听见了也还是一样震动。她的头已枕在他肩膀上。他抱着她。

  又半,她方道:“世钧,你幸福吗?”世钧想道:“怎么叫幸福?”他和嫂嫂的表妹石翠芝结婚,没有爱,相爱的人不能结婚。

  故事应该在这里结束,张爱玲借沈的口吻在想:“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半生缘》讲述了旧上海的几对年轻人的爱恨情仇,他们曾经都是有缘人,最后却各奔东西。几个平凡的众生男女,世钧、曼桢、叔惠、翠芝,一群随处可见的都市年青人,讲述了那一点点并不离奇的痴爱怨情。

  沈世钧本于顾曼桢相爱,可家里却催促他和表妹石翠芝结婚,曼桢的姐姐顾曼璐为维持一家生活开支辍学当交际花,最后在万般无奈之下与有妇有子的祝鸿才结婚。这是一部,细嚼慢咽的文学点心。感叹作者对人的把握描写,恰如其分。寥寥几笔,淋漓尽致。

  读着他,似乎在读一个 “茶热茶冷”的爱情故事。书中男主沈世钧与女主顾曼桢十四年前初次相遇在小饭馆,曼桢替世钧用茶水洗筷子,分开时,沈世钧端起桌上的一杯茶,一口喝完,关门而去。在那寒冷的空气里,几缕稀薄的白烟从玻璃杯里飘出来。曼贞呆呆望着。他喝过的茶杯还是热乎乎的,他的人已经走远了,再也不回来了。

  首先,张爱玲创作这部小说的时候,第一次没有用自己的真名,而是用笔名“梁京”。这在张爱玲以往的创作中是从未有过的现象。而当初最早发表的时候,这部小说也不叫《半生缘》,而被命名为《十八春》。

  《十八春》里,男女主人公们离离合合、聚聚散散,最后在第十八章里因为爱国,为了国家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而来到中国东北,开奖记录历史结果点击电影天堂下载地址自动跳!以庸俗喜剧般的大团圆结局收场。

  是第一部完整的长篇小说,原名《十八春》,一九五一年结稿,后来张爱玲旅美期间,进行改写,删掉了一些略带政治色彩的结尾,改名为《半生缘》。

  从历史上看,《十八春》在《亦报》上从1950年3月到1951年2月连载,但是张爱玲本人对这唯一的长篇小说并不满意。因此张爱玲晚年移居美国之后,从1966年开始改写这部小说,名字也改为了《半生缘》。

  而改写之后,顾曼桢和沈世均再次相遇已是14年后,两个人也不是因为为社会主义国家做贡献的初衷重逢,而是机缘巧合,命运的安排使两个饱经风霜的中年男女在因为误会和隔阂分离了14年后带着满心的悔恨和痛彻肺腑的遗憾再次见面。

  因此这部小说的创作过程从最开始的1950年到最终完成的1968年,历时18年。

  某种程度上,她为了迎合政治和时势,才写出了具有清晰的历史背景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和政治理想的《十八春》。所以当她到了美国之后,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深为自己放弃了原有的写作风格,生硬地加入了政治成分的《十八春》而后悔,所以重写了这部作品。

  张爱玲在给朋友宋淇的一封信中,提到《半生缘》其实是根据美国作家马宽德(J.P.Marquand)的小说《普汉先生》改写的。

  顾家父亲早亡,靠姐姐曼璐作舞女养活一家人。妹妹曼祯在一家工厂作写字员,与同事许叔惠、沈世钧成了好朋友,叔惠和世钧是同学,世钧住在叔惠家。

  世钧家在南京,由于不愿意继承父业作商人才到上海。现在父亲重病缠身,世钧回南京探望。母亲趁机为他撮合与表妹翠芝的婚姻,可他心中想着曼祯。曼璐为后半生的生活嫁给了商人祝鸿才。她妈妈为弥补曼璐对其以前的爱人张豫瑾的欠情又暗中撮合曼祯与豫瑾,曼祯心中却只有世钧。

  世钧与曼祯两人情深意笃,可世钧心中和他家人却看不起她姐姐曼璐的职业,曼祯觉察出两人之间的隔阂,将世钧送她定情的戒指退还给他,世钧放下戒指,生气地走了。

  曼璐病了,为了留住丈夫,骗妹妹到她家,让祝鸿才强占了她的身子。曼祯被囚禁在姐姐家,虽以绝食抗争,但毫无办法。她将戒指给女仆,让她帮自己给世钧发一封信,使女把戒指交给了曼璐。世钧来找曼祯,曼璐却将戒指给他,并说是曼祯让转交的。世钧无奈地走了。 曼祯在医院生了个男孩,由同房病友的丈夫的帮助,她将孩子留给姐姐自己离开了姐姐家。找了个在小学校当教员的工作,自己独立生活。

  当曼祯终于能给世钧写信时,世钧与翠芝结婚了。世钧的母亲将曼祯的信烧掉了,世钧没有看到。曼璐找到妹妹,说自己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求曼祯回去照顾儿子。曼璐去世后,曼祯照顾生病的孩子。祝鸿才求她别恨曼璐,是他的不好。曼祯看到祝鸿才给她准备的早餐,深深感到在这世界上,爱和恨同样是不能永远的。为了孩子,曼祯决定跟祝鸿才结婚,曼祯原以为自己会和姐姐不同,没想到走了半生却在步姐姐后尘。

  十四年过去了,世钧与曼祯不期而遇,两人在小饭馆里吃饭,就像第一次他们在小饭馆相见时一样。两人深感到惆怅、悲伤和无奈,曼祯轻声说:“世钧,我们退不回去了。”

  影响的话,几个平凡的众生男女,世钧曼桢叔惠翠芝,一群随处可见的都市年青人,把那一点点并不离奇的痴爱怨情,缠来绞去地在一张翻不出去的网里演了那么多年,也就不年青了。而同时翻天覆地的中国近代社会种种变事:九·一九、一二·八、抗战胜利、接管、上海解放、支持东北,只是作了他们的背景,隐隐约约给他们的故事刷上一笔动乱的底色。让读者荡气回肠为之嗟叹的,只是乱世里这几个男女的故事,一点点的痴,一缕缕的怨,脆弱的爱,捂住面孔的无奈。